• 免费注册送68元体验金
10%铁矿石长协矿被转卖 中间商去年收入超200亿

10%铁矿石长协矿被转卖 中间商去年收入超200亿

  每经记者张超发自北京

  虽然在2006年就颁发了《关于推进铁矿石进口代理制的意见》,今年又在高调推进《钢铁行业进口铁矿石贸易秩序自律公约》中提出铁矿石进口代理制,但中钢协规范国内铁矿石进口秩序的初衷并没有得以实现。

  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我国合计进口铁矿石24189万吨,同比增长25.9%,部分铁矿石贸易商甚至大肆进口并囤积铁矿石,铁矿石的无序暴涨比以前变本加厉,倒卖矿石的恶疾也没有从根本上切除。

  全国工商联冶金业商会常务副秘书长耿炳玺表示,一些大型钢企通常会在满足自用的情况下额外进口一些铁矿石,以获取贸易利润;而中小贸易商则倒卖进口到国内的矿石,很多还不只倒一次手。

  多重倒手中间商截获暴利

  “我们的铁矿石有一半来自没有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中小贸易商。”唐山丰润区一钢企负责人告诉记者。据了解,该公司的钢铁年产能不足200万吨,在大型钢企和贸易商眼中,基本可以忽略不计,除了从国内市场购买现货之外,该公司只能从若干中小贸易商手里买货。

  记者在我的钢铁、亿禧等网站上发现了大量不在中钢协进口资质名单、但却兜售铁矿石的贸易公司。几经辗转,记者以买矿石的名义联系上位于南京市山西路33号一家叫做南京市大尊进出口有限公司的朱先生。朱先生告诉记者,大尊公司是“跟国外的矿主都有直接联系”。

  朱先生承认大尊公司没有铁矿石进口资质,“但没资质不代表不能进口。”他表示,公司拿到的都是矿山代理价,然后通过“平台公司运作”。不过他表示,今年的生意不如去年好做,“去年不用进口,从别人手里接货再倒手就能赚钱。”

  在去年上半年,类似大尊公司这样的“倒爷”很多。“看似只有112家有进口资质的企业,实际上下面又发展出300~500家,大量中间商在里面倒买倒卖,中小钢铁企业的利益都让他们拿走了。”我的钢铁网副总经理贾良群告诉记者。

  “一般是代理商加价30%~50%转卖给中间商,中间商再加价50%甚至更多倒卖给钢企,有的还经过多手倒卖。”一具有进口资质的贸易商告诉记者。据他估算,去年全年中间商倒卖铁矿石的利润不少于80亿元。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唐山建龙公司副总经理徐涛表示,2008年长协矿价格约为每吨700~800元,但在当年7月,唐山建龙从代理企业手中买进的价格每吨高达1400元,几经倒手之后,铁矿石的价格翻了近一番。

  青岛一铁矿石代理企业人士也不否认铁矿石价格翻番一说,他表示自己的公司属于一级代理,转卖时“加价50%”,很多矿石被多次转卖,价格可能再次走高。

  但朱先生认为价格翻番已经是往事了。以印度63.5%的铁矿粉为例,今年他给记者的报价是每吨69.75美元,而在去年同期他可以卖到3倍以上的价格。

  “市场好的时候(中间商)很多,市场差的时候没空间倒,中间商就少了。”联合金属网铁矿石频道主管杜薇表示,在去年很长一段时间里,倒卖铁矿石是一个暴利的行业。

  少数企业借特权牟利

  贾良群告诉《每日经济新闻》,仅去年前8个月,我国进口铁矿石3.2亿吨,其中长协矿的比例接近60%,这其中有超过10%的长协矿被拿到市场上倒卖,“至少3000万吨,平均每吨加价在500元以上”。而据贾良群估算,去年各进口企业倒卖长协矿的收入至少超过200亿元。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电话采访时,山东青岛一家铁矿石进口企业的工作人员默认了代理费超额的问题,他表示这是业内公开的秘密,属于“行业规则”。杜薇也表示钢厂倒卖铁矿石利润甚至比贸易商更高。

  有分析人士透露,去年南方某大型钢铁企业全年销售长协矿近400万吨,纯利润不少于18亿元,占到其当年总利润的近30%。“去年大型钢铁企业的效益都不是很好,如果没有外供铁矿石支撑,很多企业的资金链条都难以为继。”该人士表示。

  贾良群告诉记者,我国目前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共有112家,虽然国家有“代理费3%至5%”的规定,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关于代理费的规定却成了一纸空文。

  “进口代理本是为没有进口资质的中小钢企服务的,但实际上却成为少数大企业或贸易商牟利的特权。”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钢企负责人表示。

  根据相关政策,只有具备铁矿石进口资质的企业才能享受进口铁矿石的长协价,而中小钢企则只能请有进口资质的企业代理买卖矿石。

  至于为什么要加价,有贸易商向记者解释,去年的铁矿石是卖方市场,供需关系比较紧张,所以大家普遍加价。他表示加价幅度各有高低,他所在的公司平均加价“应该在50%”。

  然而这样的理由似乎太过搪塞,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巨额利润的诱惑才是代理商、中间商乐于进行“二手”甚至“三手”“四手”倒卖的真正原因。

  事实证明,有进口资质的钢企和贸易商近两年都曾大肆进口铁矿石,但这一进口并非真正的理性行为。

  正因如此,在今年年初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理事会议上,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表示,2008年中国钢企进口秩序十分混乱,超量进口铁矿石1亿吨,仅此一项中国企业就多支付了1800亿元,单尚华还表示,这是中国钢企亏损的主要原因。

  “倒卖铁矿石的利润可能比生产钢材要高很多。”中投顾问能源行业首席研究员姜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外媒数据显示,今年1~5月我国累计进口铁矿石2.42亿吨,比去年同期同比增长26%。而2009年一季度整个钢铁行业销售收入仅为4499.9亿元,较同期下降22%,整体亏损33.1亿元,而2008年一季度钢铁行业实现利润高达441.6亿元。

  “也就是说,在国内钢铁行业整体仍然不景气,真实需求不存在的状况之下,铁矿石的进口却不断创下新高,这只能说明从钢铁企业到贸易商都在原材料铁矿石上博弈,这其中肯定有利可图,要不然它们不会这么乐此不疲。”姜谦表示。

  代理制遭到质疑

  实际上,铁矿石在进口过程中出现的倒卖混乱状况并非今天才有,几年前这种情况就曾盛行。为了解决这种混乱状况,2006年,中钢协和五矿商会联合颁发了《关于推进铁矿石进口代理制的意见》,以求逐渐推广铁矿石进口代理制和备案制,《意见》要求进口商在进口铁矿石之前就要将进口信息报送商务部。

  但杜薇表示,备案一直在进行,但备案制只是对铁矿石进口进行备案,而在销售时并不备案,这也直接导致代理商倒卖矿石无法限制。

  2009年2月,中钢协通过了《钢铁行业进口铁矿石贸易秩序自律公约》,《公约》再次规定,对没有进口矿资质或进口量较小的中小型钢铁企业采取委托代理方式进行铁矿石进口,以禁止贸易商倒矿、炒矿。

  不过从此前媒体纷纷爆出“中小钢企倒戈”等市场传闻情况看,上述规定似乎也收效甚微。

  杜薇告诉记者,因为代理政策的责权不对等,再加上目前的现货价已经低于钢协意向中的长协价,市场对代理制并没有产生多少迎合。

  从记者采访的实际情况看,在市场不稳定情况下,中小钢厂更愿意选择灵活且便宜的现货市场购买矿石,山西中阳钢铁的一位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当然会选择价格更低的现货矿。中阳钢铁和新晋钢都被证实已与淡水河谷签订了长期供货协议。

  其实,中钢协拟推行代理制的用意一方面在于规范铁矿石进口秩序,另一方面在于维护中小钢企的利益。不过调查中,众多中小贸易商和专业人士对代理制提出了异议,他们认为国内钢铁企业的数量太多、规模差异大、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不太可能用一个价格来约束所有人。

  耿炳玺表示,“很多国有大钢厂卖矿给各种流通商、中小钢企本身就是不对的,如果不规范它们的行为,只会导致更大的垄断。”

  世界钢铁动态分析师张长安认为,中钢协的代理制原本是在学习日韩,但学得并不像。据了解,日本钢企大都集中由三井、住友等几大商社代理采购,而且几大商社又明确区域界限,这一方面可以相互协调、一致对外,又可以保证铁矿石稳定的价格。

  “代理制本身没有问题,关键是如何选择‘代理人’。”姜谦表示,与其找一些中小钢企不满意的下家,倒不如中钢协自己来做这个“代理人”,统筹规划,这样也会避免在铁矿石谈判中“后院起火”的悲剧。

  中钢协坚持底线铁矿石进入“后长协时代”

  每经记者张超发自北京

  昨天是传统的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截止日,很多长期合约将在当日营业时间结束后失效。《金融时报》的文章称,力拓前日再次威胁,如果6月30日不能达成协议,就将在现货市场销售铁矿石。

  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双方并未达成任何协议。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昨天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电话采访时重申,“钢协已经做好最坏打算,我们会坚持底线。”而世界钢铁动态高级分析师张长安表示,从7月1日开始,铁矿石将进入暂无基准价的“后长协时代”。

  对钢企影响不大

  “目前的局面对企业的影响根本就没想像的那么严重。”我的钢铁网副总经理贾良群昨日轻松地表示,6月30日不是“末日”,能否达成长协也不影响钢企的生产。

  “至少目前没感受到影响。”河北省一家大型钢厂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是按照现货价格进货,此前的一段时间,现货价格甚至比长协价还有优势,公司现有的库存矿石能够保证3个月的正常生产。

  另据知情人士介绍,虽然有不少钢企的长协合同将于6月30日到期,但很多合同都有附加的续签条款,“钢企完全可以据此续约。”

  本身就不享受长协待遇的中小钢企对长协谈判更不关注,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河北一家没有铁矿石进出口权的钢企人士明确表示,“长协谈判是钢协和大企业的事,跟我们没关系。相对长协谈判来说,公司更愿意把精力投入到现货市场。”

  而已经与三大矿签订了长期供货协议的山西新晋钢一位人士则颇为自得,“我们也算未雨绸缪。”

  “从去年8月份之后钢厂就没有执行长协价了。”贾良群说,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去年的长协价实际上在8月后已经终止,钢企和矿山或者以现货、或者以打折的方式进行矿石买卖。

  充足的铁矿石库存也让很多国内钢铁企业对谈判并不着急。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我国合计进口铁矿石24189万吨,铁矿石库存已超1亿吨,“这些库存撑到8月不成问题。”贾良群说。

  供需双方仍在磋商

  虽然分析人士都对供需双方达成统一意见持悲观态度,但双方“仍在磋商”的讯号却不时传出。《金融时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6月29日当晚,世界三大矿业巨头一直在与中国钢铁制造商进行紧张的供应谈判。

  “毫无疑问,不论是矿山还是钢铁企业都希望能达成本年度的价格协议,但双方的分析巨大,达成协议的可能性非常渺茫。”关注铁矿石谈判的外媒对此观点几乎一致。

  在三大矿山分别与世界钢铁企业达成年度基准价之后,中钢协一直秉持坚持底线的强硬立场,但在现货市场价格急剧飙升的现实下,矿山企业也毫不退让。

  巴克莱资本的统计数据显示,进入6月,运往中国的铁矿石现货价格已上涨约25%。6月29日,铁矿石现货价格升至4个月来的最高水平,达到每吨81.5美元,超过了矿山与日韩钢厂达成下降33%的长协价。

  “现货价格上涨将使矿山在与中钢协谈判时的立场更加强硬。”贾良群表示。力拓方面也因此威胁称,如果6月30日不能达成协议,就将在现货市场销售铁矿石。实际上,力拓今年近半数的铁矿石是以现货销售。

  虽然如此,力拓和淡水河谷近来先后发出信号,明确表态仍然在与中方客户进行谈判,以平息市场上关于双方谈判已经破裂的臆测。

  “矿山需要卖矿,中国需要矿石,双方谁也离不开谁。”贾良群表示,业内人士普遍预计,“仍在磋商”将是未来一段时间里双方共同的说辞。

  虽然中钢协与矿山都表态“仍在磋商”,但张长安表示,双方立场差距极大,或许无法达成协议,维持数十年的年度铁矿石指标定价系统可能就此终结,铁矿石交易可能进入“后长协时代”。

  而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专访时,单尚华曾明确表态,“中国是世界最大的铁矿石市场,我们要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建立一个新的价格谈判机制。”对此,市场预测中钢协可能倾向半年定价或季度定价,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单尚华并未表示认同。